北京发布6项年度重要考古成果-墓葬-考古发现-环壕-金中都_网易订阅

北京发布6项年度重要考古成果|墓葬|考古发现|环壕|金中都_网易订阅
本文转自:人民日报客户端施芳明确了南中轴路的规制和工程做法、明确了西周燕都最早的筑城者和建城时间、首次发现最大规模的魏晋时期窖藏……10月29日,在2022北京公众考古季开幕式上,北京市文物局局长陈名杰发布了6项年度重要考古成果,包括中轴线考古、琉璃河遗址、新宫遗址、路县故城遗址、金中都遗址、长城考古。“这些重要发现聚焦中轴线和三条文化带,时代跨度大、分布区域广,完善了北京历史轴线发展的时间链条。”陈名杰介绍,自“2021首届北京公众考古季”启动以来,北京市一共完成考古勘探256项,勘探面积1670万平方米;考古发掘102项,考古发掘面积10.8万平方米。南中轴路考古取得重要成果,尤其是发现了明嘉靖三十二年(甚或更早)以来依次叠压的七条道路,明确了南中轴路的规制和工程做法,厘清了明清以来南中轴路的历史脉络,揭示了中国自古以来“执中守正”的价值观,是中国古代都城中轴线理念在北京的具体体现。琉璃河遗址考古勘探工作在西周燕都城内新发现7处大型夯土水井和数处夯土建筑基础,城外新发现大面积西周居址。出土于D15M1902号墓葬的尊、卣、爵、觯、鼎内铭文基本一致,明确记载召公奭亲自筑城燕都。太保(召公)筑城,证明了燕国与中原的密切联系,彰显了燕国在西周早期的重要地位。铭文中召公建燕的史实,填补了传世文献中关于西周封国都城建造记载的空白,明确了西周燕都最早的筑城者和建城时间,为北京地区三千年筑城史提供了最早的文献证据。丰台区新宫发现夏商周时期聚落遗址,由内外双重环壕围合而成。该遗址是一处以大坨头文化(相当于夏代晚期)为主体的环壕聚落,兼有早商和西周时期遗存。文化因素以本地土著文化为主,兼受中原地区和欧亚草原文化因素的影响。这是北京地区首次发现该时期带环壕的聚落遗址,对研究早期北京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路县故城城郊遗址区两汉道路的发现对了解和认识城郊遗址区的范围与界线十分重要。魏晋时期窖藏是北京地区首次发现的最大规模的魏晋时期窖藏。东汉水井中发现的木、竹简牍在北京地区考古中尚属首次发现,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史料价值。路县故城后屯墓地考古发现了战国至明清时期墓葬千余座,尤以战国墓葬居多,墓主人多属下层贵族和平民。前北营墓地发现了以两汉时期墓葬为主的汉代墓葬群。城外墓葬区年代从战国至明清时期,各个时期墓葬数量的多寡与城址始建、利用和衰落的时间段基本吻合。金中都考古发现了丰富的隋唐、辽金、明清时期遗存,为研究北京城由唐幽州、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到明清北京城的变迁提供了新材料,辽金时期道路、房址对研究辽南京、金中都城内街巷、里坊布局非常重要,出土的大量遗物见证了城内居民的生活状态和精神世界,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过程的具体体现,是展示、实证中华文明史、北京地方史的重要内容。长城考古则发掘了怀柔箭扣长城、延庆柳沟西山长城遗址、延庆大庄科长城遗址和昌平南口城、上关城护城墩遗址,取得一系列新发现。如箭扣长城考古,一定程度上复原了不同时期长城防御体系的样貌和发展变化,首次在敌台顶部铺房内发现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设施遗迹,进一步丰富了长城遗存的文化内涵。发现的刻划棋盘砖、炮台和旗杆墩等,丰富了长城附属设施的类型,提升了对明长城功能和明代戍边生活的认识。据悉,本届公众考古季以“考古探源,文明北京”为主题,为期2个月,期间将开展体验考古、专题展览、云端展示、学术论坛、考古讲座、考古进校园6个版块24项系列活动,展示北京考古研究成果,讲好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